明确初心 方能不忘初心

中新网

 

8月1日,《求是》杂志发表了《牢记初心使命,推进自我革命》一文。文章指出,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是始终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党的初心无疑是清晰明确的,它在党的宗旨、纲领产生之际就已经伴随而生。党作为一个组织的初心如此,那么个人作为个体的初心是什么样的?又当如何?

不忘初心,要明什么是初心。初心是指做某件事的最初的初衷、最初的原因。不忘初心,就是要始终记得自己的初衷。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到今天,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98年的风风雨雨,党的力量越发壮大,党员人数愈发增多,但党的初心没有改变。初心对于作为个体的人和作为群体的组织来说有同也有异。相同的地方在于,它们都是应时代而生,除此之外,它们更多的是不同。组织的初心是其宗旨和人赋予的;个人不同于组织的地方在于,个人的初心不是源于某一个人、某一群人的赋予,而是在时代的背景下内生出来的。个人之初心的产生是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从历史的逻辑来看,初心的“初”具有历史性,只有从现在的维度看过去,初心才能成其为本身。因此,当一个人在说“我的初心”的时候,是现在对过去的追溯,是当下对过去做某件事时的目的反思。

不忘初心,要看怎样的初心。如果一个人考公务员的初衷是想做大官、发大财,那么这样的“初心”该不该坚持呢?显然这种不正的、消极的“初心”是不对的,如果人人都持这样的观念,人人都坚持如此初心,那么这个社会又如何发展、如何进步呢?既然“做大官、发大财”并不是真正的“初心”,那么持这种观念的人到底有没有初心呢?有。一个人在做某件事时的目的并不是单一的。在横向上,目的是一个目的网络,人在做某件事时是受多个目的综合驱使的;在纵向上,目的是一个目的链条,当下的目的是受过去目的影响的。在这众多的目的中,真正的“初心”应该是时间前、意向善的那一个。“做大官、发大财”这一类人不是没有初心,而是他在持有这一目的的时候就已经忘记了初心、迷失了初心。

不忘初心,要牢记党的初心。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既是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也应该是每一个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党员应该始终牢记党的初心。中国共产党是一个特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人是一群特殊的人;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应始终不变,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应永远传承。共产党员的身份不只是因为在程序上加入了共产党,更是因为共产党员在这之前就对共产主义理想的信仰、对共产党纲领的遵守,他们首先在精神上加入了共产党。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历经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员而不改变,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初心被一代接一代地传承了下来。在这里,他们既是单个的个人,又是整体的组织,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中国共产党人。

个人始终是与社会相联系的,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六条讲到“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个人不是抽象的、孤立的个人,个人是与他人及整个社会相联系的。因此,个人的初心既是个人的,同时也是社会的,它具有社会性,受他人和社会其他因素的影响。在找寻、明确自己的初心时,要用历史的观点、联系的观点看问题;在树立理想、目标的时候,要把个人理想同人民、同国家、同人类联系起来;明确自己真正的初心,方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四川省广安市经开区周振彬)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转载文章仅以传播信息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相关资讯
天津落户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