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米8高路牌突然砸来,她迎了上去……不能躲,她只能满头是血拼命托着路牌,因为身后有一群孩子

淮安淮安

1米8高路牌突然砸来,她迎了上去……不能躲,她只能满头是血拼命托着路牌,因为身后有一群孩子

尽管头被砸得鲜血直冒,但苏敏还是用双手托住这根路牌,防止砸到她身体右侧的学生。(当事人供图)。

就觉得好像有东西朝我这边砸过来,但是没想到是一根竖在绿化带中的路标指示牌。4日上午,在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观察室,涟水县郑梁梅小学苏敏老师回想起2日下午放学时发生的一幕,仍在担心当时由她护送的学生有没有受伤。她只记得,当时她下意识地像保护自己的女儿一样,尽管指示牌已砸中她的头部,鲜血直冒,但是她仍用尽全力用双手托住指示牌,让两个学生才能够她胳肢窝窜了出去,还有三名学生则蹲在她屁股后面躲过一劫。

放学高峰期,老师被路牌砸得满头是血

外套帽子上以及内侧,血迹已干。在医院病房,苏敏的丈夫戴从荣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妻子甚是心疼。用手撩开妻子的长发,记者注意到,里面仍有已干的血渍,身上毛衣胸口部的血迹颜色已变暗。事发很突然,就在一瞬间,今年42岁的苏敏告诉记者,作为一年级班主任的她,每天放学时她要将学生护送到指定地点。

1米8高路牌突然砸来,她迎了上去……不能躲,她只能满头是血拼命托着路牌,因为身后有一群孩子

苏敏昏迷后被转院。(当事人供图)

2日下午4点25分,除了另外10名孩子被家人接走外,她与往常一样带着班级其余49名孩子沿着人行道由南向北准备将孩子护送到家长等待区。孩子走在最右边,她则走在孩子左边。不能走在最前边,也不能走在最后边,苏敏说,因为孩子都很小,才一年级,所以她只能靠在孩子左侧走在队伍中间位置,她本人还要不时地走走停停,前后看看。大约走出两百米路过一个小的十字路口时,她突然觉得不对劲,在她身体左侧好像有一股外力向她冲来,下意识的向左转身,只见她左侧身边绿化带中一根路标指示牌不知何故正往右边倒砸下来,后来才知道当时自己的头部被砸得鲜血直冒。

双手托住路牌,小学生们躲在她身后

苏敏告诉记者,她当时确实没有想太多,但是她知道在她身体右边是一群只有7岁左右的她的学生。出于本能,她下意识地用双手将正倒砸下来的路牌给托住,此时,她感觉到有两名学生在瞬间从她胳肢窝窜了出去,几乎在同一时间,指示牌已砸中她的头部。“因为我个头矮吗,所以就砸到我头部了”,苏敏有点不好意思。

1米8高路牌突然砸来,她迎了上去……不能躲,她只能满头是血拼命托着路牌,因为身后有一群孩子

事发后,好心人用手纸摁住苏敏头部出血位置。(当事人供图)

知道头部在流血,血顺着脸颊往下流,都迷糊住了眼睛。苏敏告诉记者,此时她听到后面稚嫩的哭声,难道有学生被砸伤了?她再次下意识地掉头往身后地面上看,这时她发现有三名学生吓得躲在她屁股后面,她赶紧要脚后跟踢踢,示意他们离开。

虽然头部被砸中,但还是比较清醒的。苏敏告诉记者,后面护送学生的老师以及路边等候学生的家长、店铺的老板都跑了过来,有的维持学生正常放学秩序,有的将路牌从她手中移出,放倒在路边,有的拿出手纸摁住她头部出血位置,有的则拨打120。“当时是放学高峰,救护车根本进不来”,苏敏说,同事只好将她先送到不远处一诊所,等候救护车。被送到涟水县医院时,她从医生口中得知,她头部血管被砸裂了,需要做局部麻醉缝合伤口。

昏迷8小时醒来后,她问“孩子没有受伤吧”!

局部麻醉后,她就昏迷了,怎么喊都没有反应。苏敏丈夫戴从荣告诉记者,没有办法,在涟水县医院缝了10多针后,他将妻子转至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伤口是个月牙形的”,戴从荣说,在昏迷8小时后,妻子终于苏醒。让他心酸的是,妻子醒来时问他“孩子没有受伤吧”,他说没有,妻子还将信将疑,直到学校领导来看望她之后,她才完全放心。

1米8高路牌突然砸来,她迎了上去……不能躲,她只能满头是血拼命托着路牌,因为身后有一群孩子

苏敏毛衣胸口上的血迹已变暗。 朱鼎兆 摄

当时的场面很是吓人,太突然了,有的孩子都被吓得蹲在地上哭了。在事发地点附近,一位店铺老板告诉记者,她的孙子就在苏老师班级,1米8左右的路牌,而苏老师只有1米55左右,真的没想到她当时能作出如此举动,如果苏老师朝旁边一闪,那么砸中的肯定都是孩子,现在想起来,从苏老师胳肢窝窜出去的那两个孩子确实机灵。有的目击者在担心苏敏老师伤情的同时,还在后怕“老师都被砸成那样了,如果不是她,孩子受伤肯定不轻”。

1米8高路牌突然砸来,她迎了上去……不能躲,她只能满头是血拼命托着路牌,因为身后有一群孩子

当时苏敏老师穿的外套帽子上、内侧的血迹已干。 朱鼎兆 摄

尽管现在还是恶心、头痛,但一想到班上的孩子没事,躺在病床的苏敏告诉记者,她就觉得宽慰很多,从路牌倒砸下来,到众人将路牌从她双手中挪开,整个过程也就几十秒,但是她会终身难忘,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她会不会留有后遗症,会不会影响她重新站在三尺讲台上。好好的路牌怎么会突然倒下?苏敏说,她同时也希望涟水有关部门对全县路牌进行一次安全隐患清查,她不希望这样的“偶然”再次发生。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转载文章仅以传播信息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相关资讯
商务合作 联系QQ:64826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