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甘南

人民日报

跟着溪流走

在甘南草原上,最吸引我的是那些小溪。它们类似于我家乡的小河,但不像家乡小河那样有岸,某个地方搭着桥梁。它们没半点人工的成分,完全是草原上自然生成。你走着走着,忽然这里一截溪流闪出,潮湿、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那里一道荡起波纹的碧水,画着曲线,消失在茂盛的草丛中。

小溪旁边,一群羊在吃草,阵形像一个巨大的扇面。大羊们嘴贴着地皮啃,头一抬也不抬。小羊羔却很贪玩,在草原上跑来跑去。

没有一只羊抬头望,也不用头羊引领,那个“扇面”却慢慢旋转,最后所有的羊都来到小溪跟前。小羊羔见到水更兴奋了,欢蹦乱跳,咩咩咩地叫起来,它们的父母却不慌不忙,饮水的样子很优雅,不是咕咚咕咚地大口喝,而是轻轻地抿。

傍晌午,骏马们在山坡上吃够了,也到这里来喝水。喝饱之后,马儿们并不立刻离去,而是随意散开,优哉游哉,打响鼻,甩尾巴。有的就站在水中,溪水刚没过半截前膝,它们对着溪水,欣赏自己雄健的身姿,然后昂起头,扬着长鬃,朝着远方一阵嘶鸣。

距离小溪不远处,扎着两顶帐篷,像两朵大蘑菇,在广阔的草原上,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得十分亮丽。一位老人在帐篷旁一边挤牛奶,一边絮絮叨叨地和奶牛说话。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子,提着水桶去打水,发辫一颤一颤地哼着歌儿。

他们跟着溪流走,但是无论走到哪里,只要帐篷扎下,他们的心就安定下来,接着炊烟袅袅升起……

甘南花儿多

来到甘南,最突出的印象是花儿多。沿途我们一次次发出惊呼,因为路边那些美丽的花儿。到了一座山的半山腰时,大家再不能等待,急切地想要下车观赏。眼前偌大的花地里,花朵像天上的星星抖落下来,璀璨无比。对面,山上山下,黄、红、蓝、绿、紫、粉,五颜六色,层层叠叠。

村里的花儿也多。这个叫“下加拉”的村子,一条大道通向外面,四面有低矮的山丘围护。平缓的山坡上绿草如茵,牦牛、马、羊等动物点缀其间。进得村来,只见村容村貌整洁,宽阔的水泥路,米色的墙壁,家家大门前有花池。我们走进几户人家,住宅格局差不多,一个小院、一座二层小楼,院子里的楼梯两旁摆满了花儿,楼上的走廊里摆满了花儿,客厅、卧室里也摆满了花儿。花儿虽不是名贵品种,只是月季、海棠等寻常花卉,却都长得旺,开得艳。

这里叫“花庐”——这是临潭县的一个小村庄。从村里转了一圈出来,站在村头,我们禁不住赞叹:一片金黄的万寿菊,一片大红的鸡冠花,一片蓝色的碧冬茄,一片淡紫的细叶美女樱,它们或呈正方形,或呈三角形、菱形、圆形,共同组成一个巨幅图案,环拱着一座汉白玉的花神雕像。你不必看村民们崭新漂亮的房屋,不必知道他们鼓胀的钱袋子,只看看这烂漫的花儿,就知道他们的日子是多么红火,多么美好。

在池沟村,跨过小石桥,沿着垂吊着南瓜、丝瓜的“小胡同”,穿过坠满果实的梨园、苹果园,我们来到养蜂场,品尝了现场割取的油菜花蜜。最后,我们到村委会参观乡村振兴展览室。在村委会楼下,一丛高大的蜀葵“扯”住我的脚步。它们株高足足有两米多,一根根花茎直立挺拔,从下往上直到梢头,叶腋蹿出的花苞成簇成串,一些已经开放,花朵硕大而热烈,尚未开放的则饱满欢实,蓄势待发。

我仿佛看到一柱绿色的泉水喷薄而出。直到从甘南回来后很长时间,我的眼前仍会有这柱绿泉在喷涌,心时时被甘南的美冲撞着……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转载文章仅以传播信息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相关资讯
商务合作 联系QQ:64826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