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历史信息的探访者(新语)

人民日报

在书写历史的道路上,考古学家是现代社会遣往古代探访信息的使者。关注并走近这些同泥土为友的英雄,也是对我们的文化遗泽与精神遗产报以敬意

“桂林山水甲天下,玉碧罗青意可参。士气未饶军气振,文场端似战场酣。”1983年,桂林文物管理部门对独秀峰石刻进行全面调查时,清理出一块此前未曾发现的摩崖石刻,南宋诗人王正功的这首诗重见天日。如果没有考古学家的工作,“桂林山水甲天下”这一千古名句的出处,或许至今也无从得知。

一般来讲,我们谈论考古,常常关注它的目标、意义和方法,但经常忽略了考古学家的存在。作为考古学的主体行为者,没有考古学家,又何来考古?

“南北驱驰报主情,江花边草笑平生。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戚继光的这首《马上作》,用来形容考古学家也很恰当。战场之上,勇士驰骋疆场、征战南北;考古领域,学者奔波辛苦、风餐露宿。战场之上有英雄,文场同样不缺少英雄角色。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英雄”一词的定义是不怕困难,不顾自己,为人民利益而英勇斗争,令人钦敬的人。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这样看来,并非驰骋疆场才有机会成为英雄,文场一样会有超群的英雄。考古界也是如此。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建林,数十年如一日,在雪域高原从事考古工作,历史学家王子今称他为“考古英雄”;已故的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院长段清波,常说“考古是我生命中的光”,他是一位为考古奋斗终身的英雄;为良渚成功申遗而付出不懈努力的浙江省考古所,是一个英雄的群体……

奉献青春,忘我忘年,在书写历史的道路上,考古学家是现代社会遣往古代探访信息的使者。他们为复原共同的历史文化、传承共同的人类记忆倾力付出。考古学家的工作,并非如小说和电影中塑造的冒险家一般刺激有趣,更多的是面朝黄土、背负责任,是枯燥、辛苦的默默耕耘。关注并走近这些与废墟为伴、同泥土为友的英雄,也是对我们的文化遗泽与精神遗产报以敬意。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转载文章仅以传播信息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商务合作 联系QQ:64826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