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怒、暴力、多动:中国12%以上的孩子正在被这些病操控着

父母堂

前几天,我们收到了一位妈妈的来信,她的孩子刚被确诊为多动症。

她想让孩子接受药物治疗,但药物无法控制孩子的行为问题,目前也没有资料明确药物可有效改善多动症患者长期的教育问题和社交能力问题。

她想让孩子接受行为治疗,相关的少儿精神医学的医生少之又少,康复机构的专业性也让人难以托付。

过去,她以为多动症只要接受治疗、按时吃药就可以帮助孩子改掉毛病,但一番研究下来,她发现想寻找到一种有效的治疗方式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

在我国多项地区性的儿童精神疾病流行病学调查中,中国儿童精神疾病患病率约为12.8%-16.8%。超过2.2亿的儿童中,正有无数孩子悄悄病着。

这让我想起来一部我曾经看过的纪录片:

2018年,美国一家公司制作了纪录片《A Dangerous Son》(危险的孩子),它聚焦了一些精神或心理上有问题的儿童。

他们正在遭受怎样的痛苦?

他们的问题能否得到解决?

治疗的困难在哪些方面?

易怒、暴力、多动:中国12%以上的孩子正在被这些病操控着

0I’

-美国 埃弗雷特

斯塔西正倚在自己家门外栏杆上抽烟。

她刚刚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阻止了儿子伊桑对妹妹伊莱可莎的单方面暴力。年幼的妹妹当时不敢还手,只能在狭小的车内缩成一团,一边躲避哥哥的殴打,一边尖叫大哭。

而儿子伊桑殴打妹妹的原因,只是因为自己心情不好。

对于母亲斯塔西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她和女儿常常要面对暴力的伊桑突如其来的愤怒。

8岁的妹妹提起哥哥伊桑时,能想到的只有暴力的瞬间。

“他打我,他拉我的头发。”

“他踢我,他还……推我,推到墙上。”

“有次伊桑找到了枪,发现没有子弹,但他还是拿走了。”

对于这些母亲斯塔西和儿子伊桑都束手无策,因为伊桑病了。

02’

-奥罗拉 科罗拉多州

威廉姆的妈妈正在等着警察带走自己的15岁的儿子,她已经忘记这是今年第几次因为控制不住威廉姆而报警了。

这一次是因为威廉姆想要回家的愿望得不到满足,于是威廉姆在车上大吵大闹,控制不了儿子的母亲只能选择报警,寻求警察的帮助。

为什么不同意威廉姆回家呢?因为他会扔灯、扔电视,对妹妹还有其他家人造成威胁和伤害。

威廉姆也病了。

03’

在美国,10个孩子中,就会有1个孩子正在遭受严重的情绪困扰,其中绝大多数孩子都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患有精神疾病严重的人,没有接受治疗的话,都会有暴力倾向,尤其是对他们最亲近的人,但绝大多数是对他们自己。

比如,伊桑和威廉姆。

当发现一个孩子有暴力问题或是精神疾病时,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会去想是不是这些孩子的家庭教育出了问题,是不是孩子曾经遭遇过什么。

易怒、暴力、多动:中国12%以上的孩子正在被这些病操控着

得到的回答大多都是“或许吧”,没人敢肯定,但也没人能否定。好比伊桑和威廉姆的家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但在大家关心这些孩子的家庭和教育时,这些孩子本身的问题被忽略了。

对于这些正在遭受不幸的家庭,就像伊桑的妈妈说的那样:

“大家都觉得好像我明明可以让他接受额外的治疗,我却不想似的。”

易怒、暴力、多动:中国12%以上的孩子正在被这些病操控着

以为心理疾病、精神疾病可以通过药物治疗,其实是对这些疾病最大的误解。

通过这部纪录片,我们第一次发现针对这些正在遭受不幸的家庭来说,他们真正能够得到的帮助和有效的治疗非常有限,在我们没有关注到的地方,正有一群孩子悄悄地病着,他们想要接受治疗,但却得不到帮助。

好比伊桑,他被国家机构认定为“危险”,因此有资格获得短期的住院治疗,但因为没有床位,只能被列在等候名单上。

易怒、暴力、多动:中国12%以上的孩子正在被这些病操控着

从一月份开始,威廉姆的妈妈带着15岁的威廉姆去了儿童医院、杰斐逊山、丹佛儿童教养所、丹佛医疗卫生机构、普埃布罗等等,这些都是治疗儿童精神、心理疾病的机构,但很可惜,威廉姆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患病的孩子很多,但能够治疗他们的地方很少,更够给予孩子有效治疗的地方更少,这些孩子都是在不知道可不可行的治疗方案,还有不知道管不管用的治疗药物之间无助徘徊,甚至对于有些孩子来说,得到治疗都是一种奢望。

一位参与纪录片录制的妈妈说:

“在我的孩子,在他12岁的时候,就要不断服用12-13种药物,很多用在孩子身上的药物,都没有得到检测,一些没有得到临床试验的认可,有时候会出现血压异常等一些情况。对父母来说,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但是他们没有办法,想要救孩子,可走的路只有这条。

04’

在美国,4位精神科医生中就有1位从事少儿精神医学的研究,可美国依旧有无数孩子得不到有效治疗,而在中国,每50位精神科医生中只有1位从事少儿精神医学。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患有精神疾病的孩子都在逐年增多,我们讨论家庭、讨论教育,却没有讨论怎么帮助这些已经生病的孩子重获新生,帮助他们融入社会,不再伤害自己和家人。

寻找问题发生原因当然重要,但对于已经身陷囹圄的孩子来说,怎么帮他们摆脱困境,更加迫在眉睫。

暴力殴打妹妹的伊桑在等待4个月之后终于等到了床位,但是他必须要离开家6个月,独自去另一座城市接受治疗。我以为他会反抗,会因此暴怒,但是伊桑没有。

“因为在纠正好自己的行为前,我不能回家。”

“但我还在努力学习。”

对于像伊桑一样的孩子来说,他们也想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想陪在家人身边,想呆在家里,但疾病掌控了他们。

他们最需要的不是谁来对他们进行研究,分析是什么样的家庭、什么样的环境,让他们变成现在的样子,他们最迫切需要的是谁能来真正的帮助他们,拯救他们,让他们不必受情绪的摆布。

10岁的伊桑说:

“要是有救生员就好了。因为救生员都是些大好人,他们救人性命,连淹死的人都能救。”

“要是有个救生员,能帮助我控制住自己就好了。”

这个暴力得让人害怕的男孩,其实在内心深处也不想这样,他希望有人来拯救自己。

比起生病的原因,这些孩子更需要社会对于他们本身的关注,还有系统、科学、真正有用的治疗。

在那家新的接待中心,心理医生问了威廉姆一个问题:

“你真的想恢复正常生活吗?”

-“是的,为什么我不能呢。”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转载文章仅以传播信息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相关资讯
商务合作 联系QQ:64826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