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逾花甲漂泊半生 成都民警助力寻亲落户

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 马利民

通讯员 张迁

2019年9月16日,正在单位忙碌的成都市新津县公安局五津派出所民警杨刚接到一个来自西藏的电话:“杨警官,我是袁鹤翔(化名),我已经回到西藏了,目前正在一家餐厅打工,这是我的新手机号,谢谢你们,30多年了,我终于找到了家人,终于有了户口,让又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放下电话,杨刚也是十分感慨。这一在外漂泊三十多年的“黑户游子”,终于拥有了合法身份。

在外漂泊三十载,远方来客寻亲记

事情还得从2018年年底说起,新津县公安局五津派出所社区民警杨刚在社区走访时,掌握到辖区来了一名“特殊”的群众,他自称叫袁鹤翔,刚从拉萨回来,寻找父亲袁云龙。这位名为袁鹤翔的群众无身份证件,无户口本;与其父亲分离30余年,只知道父亲多年前将户口牵到新津县,其父亲居住在哪里,与谁一同居住生活、联系电话等问题均一无所知。更奇怪的是,在杨刚跟袁鹤翔了解情况过程中,袁鹤翔明显对民警有畏惧感,闪烁其词。杨刚觉得这个人有点蹊跷,就耐心地同他聊天谈心、话家常,并承诺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助其寻找他的父亲。

思虑良久,袁鹤翔终于向民警透露出鲜为人知的“不光彩历史”。年幼时因父亲在拉萨市工作,袁鹤翔随家从成都双流区牵往拉萨生活。袁鹤翔年青时不懂事、不好学、不上进,“上学逃课、上班旷工、社会上常惹事”,被父亲教训后离家出走。自1989年至2007年,袁鹤翔先后多次被涉案羁押、劳教、判处有期徒刑,服刑期间其父举家牵往成都市在新津县落户。袁鹤翔减刑出狱后一直漂泊在拉萨市,并未按规定主动到公安机关报到重新上户,身份一直处于“黑户”状态。三十多年来,袁鹤翔其与父母、姐妹失去了联系。袁鹤翔说到自己的人生经历时,充满着悔恨,55岁的他已为自己的年青莽撞付出了代价。如今袁鹤翔分外思念亲人,希望能够找到父亲并得到原谅。

民警杨刚按照袁鹤翔父亲户籍地址查找,但户籍地新津县武阳西路254号早在几年前已拆迁,去哪里寻找“袁云龙”老人呢?杨刚通过大数据比对,在公安“一标三实”系统中查询出一位名叫“袁云龙”的老人。经袁鹤翔辨认是其父亲本人时,他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或许是愧疚,在民警的面前嚎啕大哭起来,并恳求民警帮助找到父亲。

由于“袁云龙”老人已经83岁,并没有登记手机等联系信息。当天是星期天,杨刚又辗转联系到了“袁云龙”老人户籍所在的南江社区的书记、主任,讲明了情况。在南江社区的全体网格员的努力下,终于联系到了袁云龙老人的大女儿袁鹤莲。袁鹤莲听民警讲述袁鹤翔寻找亲人的消息后,反而有些担心,“不知还认得出来不,家里人都以为他不在人世了”。民警通过耐心劝导和安慰后,袁鹤莲同意带父亲来派出所认亲。

浪子回头金不换,家庭团聚暖人心

父子一别,三十年杳无音信。当袁云龙父女等亲人在派出所见到袁鹤翔时,姐姐袁鹤莲脸上洋溢出满满的幸福,但袁云龙老人的脸色却不太好。袁鹤翔见到老父亲,脱口喊道:“爸爸!我回来了。”不料袁云龙老人却回答道:“不要认我,我没你这个儿子!”袁鹤翔手足无措,站在一边,泣不成声,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在等待家长的惩罚。

场面一时僵住了。杨刚见袁云龙老人铁青着脸,态度非常坚决,于是一边安慰着双方,一边思考劝解的办法。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一个大男人寻亲遭遇父亲的“冷遇”,心情何等的复杂,袁鹤翔含着眼泪可怜巴巴望着老父亲,时不时望望姐姐又看看民警。袁鹤翔无疑是希望得到父亲原谅的,但袁云龙老人30年未见到儿子又何尝不想一家团圆呢,只是心中还“念”着儿子的错罢了。

杨刚随机应变,向袁鹤翔小腿一指,大声道“还不给老父亲跪倒,承认你多年来犯下的错误。”袁鹤翔“扑通”一声,双膝跪在老父亲面前,喊道“爸爸,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回来了……”。见时机成熟,杨刚对袁老先生劝解,浪子回头金不换,您的儿子知道错了,总得给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吧。再说您是有儿有女的人,儿子回来了就团圆了,多好的美事啊!站在袁老先生旁边的大女儿、大女婿也在积极地附和着。通过派出所在场的民警不断地做劝解后,袁老先生明确了接纳儿子的两个前提条件,第一是必须是改正了不良品行,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第二是必须想办法尽快解决户籍和身份证的问题。

当日傍晚,袁鹤翔在大姐和姐夫的陪同下,搀扶起父亲回到袁老先生的家中。袁鹤翔寻亲,一波三折但总算圆满。杨刚松了一口气,但望着一家人远去的背影,却又开始紧张起袁鹤翔的户籍问题了。

心系群众辗转千里、黑户游子好梦成真

袁鹤翔55年来从未办理过身份证,也算是奇人奇事了。袁鹤翔到餐馆找工作,没有身份证明餐馆不敢聘用他。杨刚就主动到餐馆向餐馆店主说明情况,并作为“担保人”,餐馆店主才答应先试用。袁鹤翔有了劳动获得劳动报酬的机会,也可以向老父亲证明自己已经改邪归正了。

事情虽难,但必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杨刚和同事们先后奔走多地调查取证、走访核实,并函调拉萨警方寻求协助,取得了一系列有关袁鹤翔的户籍出生地、迁移等原始证据材料。

两个月后,杨刚再见到袁鹤翔时,看他面容消瘦,就关心问他是不是生病了?袁鹤翔回答说是因为自己的户籍问题,老父亲每天都在念叨,老人家年纪大了,担心自己的个人问题,自己心理压力很大,经常夜间失眠,最近瘦了近三十斤。

必须尽快解决袁鹤翔的“黑户”问题!2019年6月初,新津县公安局召开专题会议,研究袁鹤翔户籍入户事宜,会议决定委派精干力量到西藏拉萨走访调查,与拉萨警方共同研究解决袁鹤翔入户的疑难问题。在分管局领导的带领下,三名同志克服高原头晕、胸闷的不良反应,到达拉萨的当日下午就地展开工作。在拉萨市局户籍业务部门的协助下,民警们辗转袁鹤翔成长地、生活务工场所及曾经服刑的拉萨监狱等地进行走访核查,并查阅大量户籍原始档案,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了相关的户籍信息和袁鹤翔前半生在拉萨的人生经历和现实表现情况。

经与拉萨警方的深入交流和探讨,新津县公安局户政管理大队的民警们反复查阅政策,多方收集材料,不断完善相关手续。6月24日,新津县公安局为袁鹤翔办理了入户成都市新津县的户籍手续。袁鹤翔终于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张身份证。

6月24日下午,袁鹤翔和一家人将一面印有“人民公安为人民,维护一方平安”的锦旗和一封感谢信送到了五津派出所,表达对公安机关的深深谢意。历时二百余天,辗转数千里,终于帮袁鹤翔解决了户口问题。看到袁鹤翔和一家人有说有笑,杨刚也笑了,“我们工作的意义就在这里”,他说。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转载文章仅以传播信息为目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立即删除。

相关评论
相关资讯
商务合作 联系QQ:648267521